这个跨年夜,黄屹那小子带着俩大团玩儿嗨了……

2022年01月04日

这个跨年夜,因为疫情原因,全国各地取消了不少的超大型户外活动。但是在剧场或者音乐厅的新年音乐会有很多还是照常进行,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一个城市还是需要营造一下节日氛围。12月31日,在保利剧院,中国爱乐乐团和中央芭蕾舞团两个国家院团联手为京城观众的乐迷和舞迷打造了一台好听好看的视听盛宴。好听,全是耳熟能详的曲子;好看,中芭的舞蹈演员没的说。现场,掌声喝彩声此起彼伏,青年指挥家黄屹带着俩大团,不,确切的说是带着全场每一个人在这欢乐的跨年夜玩儿嗨了。

这是向十年前两个团首次合作的致敬与回顾,那次是《阿莱城姑娘》和《卡门》两部歌剧的合作,中国爱乐在乐池里伴奏,中芭在台上起舞。这次两个团都在台上,后区是乐团,盖上盖子的乐池部分是舞者的表演区。如果把跨年夜的这场音乐会比作宴会的话,指挥家张艺指挥中芭交响乐团与舞团来一场舞会,就像是家宴。但是黄屹挥棒中国爱乐演奏,中芭的舞蹈家们跳舞,两个国家级院团在一起乐舞蹁跹,这就有点儿像国宴。

相信这是跨年夜所有新年音乐会最过瘾的一场,乐迷和舞迷们在这里既能听见舞蹈又能看见音乐,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中国爱乐的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上,大多数时候是艺术总监余隆。今年换成了年轻的指挥家黄屹,这也是他第二次出现在爱乐的新年音乐会上。作为中国爱乐乐团常任指挥和中央芭蕾舞团首席客席指挥,黄屹对两支乐团都很熟悉,此次音乐会,黄屹凭借着自己在交响乐和芭蕾两个领域丰富的工作经验展现了他全面的才华。音乐会在柴可夫斯基的歌剧《尤金·奥涅金》里那首著名的波罗乃兹舞曲拉开序幕,两位舞蹈演员出人意料的出现在乐团的打击乐声部,开始了他们的舞蹈。俄罗斯是芭蕾的国度,老柴为他的祖国以及全人类奉献了大量的芭蕾舞音乐,《天鹅湖》和《胡桃夹子》就是其中经典中的经典,同时这也是中国舞台上演出频率最高的舞剧。随着听起来就亲切的“小天鹅之舞”,四位美丽的舞蹈演员轻盈的跳起了“四小天鹅”。接下来出现了有趣的一幕,乐团演奏的是“花之圆舞曲”,而舞者却身穿冯英编导的舞剧《过年》中的青花瓷服装,西方经典芭蕾音乐和中国的“瓷器舞”竟然毫不违和的营造出一份浓郁的“年味儿”。好听的音乐一首接着一首,小约翰·施特劳斯的《春之声圆舞曲》、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二圆舞曲》都是最经典的舞曲,中芭的舞蹈家们随着美妙的旋律跳起轻盈的舞步,将一份典雅一份唯美在此时此刻传递出对春天美好的祝福。音乐会上唯一的独奏家是青年钢琴家印芝,一袭红色晚礼服的她令人眼前一亮。肖邦的《平稳的行板与辉煌的大波罗乃兹舞曲》前半段的独奏,印芝灵巧的手指如同起舞在黑白琴键上的精灵,那清脆华丽的琴声如果淙淙流过的小溪,也像是冰雪消融的雪水落入水面叮咚作响。后半段,印芝显示了高超的演奏技巧,小女人的她和黄屹指挥下的大乐团以震撼人心的宏伟气势营造了欢乐喜庆的节日氛围。

中芭的看家大戏自然是《红色娘子军》,在乐团演奏了一曲《我的祖国》之后,赤卫队员、女民兵、女战士相继出场在《万泉河水》《娘子军军歌》等经典旋律中,轻松展现了舞蹈家们最拿手的舞段,每段舞蹈结束都赢得现场一片掌声。十年前,中芭和中国爱乐联袂演绎了《阿莱城的姑娘》和《卡门》两部舞剧,此番,黄屹挥棒乐团拿出了两部舞剧中“法兰多尔舞曲”“阿拉贡舞曲”“卡门间奏曲”“斗牛士之歌”等最经典最美的段落展示给大家,面对世间如此美好的音乐,乐迷们如同大快朵颐。小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圆舞曲》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的标志性乐曲,十几位青年男女舞者在春水荡漾的旋律中翩翩起舞,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

这个夜晚的高潮一直持续热度,在观众不依不饶的欢呼声和喝彩声中,来了情绪的黄屹两次返场演奏了德沃夏克的“斯拉夫舞曲”、《绒花》之后,带着乐队演奏起巴西作曲家泽昆哈·德·阿布鲁洋溢着拉丁风情的《雀鸟》。可能是演奏一水儿舞曲的缘故,指挥台上的黄屹跟着音乐时不时地扭动身体,尤其是《雀鸟》的高潮处他几乎变身一名奔放的拉丁舞者。全场真正的巅峰氛围出现在最后的返场曲小约翰·施特劳斯《电闪雷鸣波尔卡》,所有的舞蹈演员随着热烈的节奏相继出场,用眼花缭乱的旋转、腾跃等高难度动作以及最美的舞姿轮番献技。个性率真的黄屹已经完全放开了自己,用大幅度的动作和激情的表达率领全体演员在观众热烈的击节叫好声中,让这台精彩不断的视听盛宴在雷鸣电闪的节奏中渐入佳境直至震撼谢幕。数百只色彩斑斓的气球从保利剧院的二楼和三楼倾泻而下,将这个新年夜营造的热烈而又浪漫。


撰稿 张学军

编辑 张学军

摄影 张学军

黄屹和印芝图片由中国爱乐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