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音乐会加入芭蕾舞,一场悦耳悦目的视听盛宴

2022年01月04日

转载自北京青年报客户端,作者张听雨

2021年的最后一天,中国爱乐乐团与中央芭蕾舞团,在乐团常任指挥黄屹的棒下联袂上演了一场悦耳悦目的视听盛宴。喜气洋洋之余,曲目的匠心、编排的诚意都使人感喟。

图片

全场的曲目安排是铺陈有致的,中俄法德各国的名作异彩纷呈:展现管弦乐团色彩的诸多组曲与舞曲、与舞蹈配合的芭蕾经典、肖邦的钢琴与乐队作品、致敬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施特劳斯圆舞曲佳作、直至脍炙人口的中国电影配乐。不仅如此,以《火鸟组曲》如此大编制的管弦乐作品作为最后一首曲目可见中国爱乐乐团作为实力大团的自信与魄力,而连续返场四首更是对听众爆棚掌声的诚挚回应。

新年音乐会加入芭蕾可以追溯到1975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本次新年音乐会题为“音乐与芭蕾”,其中舞蹈自然是这次音乐会的“看点”。上半场从原汁原味俄罗斯经典芭蕾《天鹅湖》,到冯英编导的加入浓郁中国元素的《胡桃夹子》。下半场从特色的中国革命现代舞剧,到徐刚编舞的《蓝色多瑙河圆舞曲》,恰展现了芭蕾舞于中国发展的丰富面向。“中芭”更是派出一众顶梁柱,与“中爱”可谓强强联手。

作为互文的是,音乐会上的多数管弦乐作品都是舞曲化的。这些作品的脍炙人口:其一由于舞蹈节奏之荡漾生姿,其二得益于管弦乐配器色彩的丰富瑰丽,而这些丰富的色彩恰是对乐团各声部实力的展示与考验。管乐有《卡门》中抒情的长笛独奏与《法兰多拉》里清脆的短笛、《红色娘子军-五寸刀舞》里灵巧的小号、《火鸟》终曲中经典的圆号独奏片段、《第二圆舞曲》中带有爵士乐风格的长号solo等等。打击乐中《红色娘子军》的小军鼓、《斯拉夫舞曲》中的定音鼓等都有精彩的表现。而中国爱乐一直引以为傲的弦乐则是全程水准在线,始终作为舞曲中的抒情性给出强有力的支持。

黄屹的才华无疑是全场的亮点,他对舞曲音乐本质的把握也让他在指挥台上大放异彩,激情之处则能于音乐炽烈时燃爆全场。黄屹曾出任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的首席指挥,对舞蹈音乐的风格把握十分准确。其指挥风格融飘逸与激情,并能通过指挥棒技术带动演奏的舞蹈性,左手照拂出充分的抒情性亦可圈可点。在开场《波罗乃兹舞曲》的大开大合中,通过做出极具戏剧张力的分句表现舞蹈华丽的跳跃。在《第二圆舞曲》与《春之声圆舞曲》中,可以看到他对不同风格圆舞曲的把握。《卡门》与《火鸟》两部组曲选段的诠释尤为老辣精到,《卡门》在前奏曲中制造出极为压抑的氛围在其后几段逐步消解,直至《斗牛士之歌》转为斗志的高扬,酣畅淋漓。《火鸟组曲》两个月前乐团曾在谭盾的棒下演奏,此次的版本与上次又大异其趣。黄屹在快速处强调节奏的鲜明有力,辉煌之处则挖掘出和声的张力,乐团对不同指挥的迅捷调整也是职业素养的体现。

返场的四首实在精彩,不得不书。第一首德沃夏克《g小调第八号斯拉夫舞曲》活力而奔放,紧张度逐步升腾。第二首由乐团助理指挥俞极与榕剑配器的《绒花》,有别致的配器色彩,许多内声部与细节值得玩味。《雀鸟》有着热情洋溢的拉丁风情,高扬号口的圆号与特色的打击乐是看点。全场收于施特劳斯的《雷电波尔卡》,舞蹈演员悉数登场,台下气球纷落,全场的气氛到达沸点,观众亦雀跃地与乐团一起舞入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