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与芭蕾——中国爱乐乐团2022新年音乐会”在保利剧院上演

2022年01月01日

刚刚过去的一年里,全国人民见证了党的百年诞辰,以团结一致、不屈不挠的精神度过了疫情最艰难的时刻,音乐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再度展现出它独特的精神力量。在这场新年音乐会里,中国爱乐乐团与中央芭蕾舞团倾力合作,共同为听众奉献了一场令人难忘的新年音乐会。通过这场音乐会,中国爱乐乐团向社会各界亲朋好友致以新年祝福,期待在2022年与观众朋友们重逢。

12月31日晚,“音乐与芭蕾——中国爱乐乐团2022新年音乐会”在保利剧院上演,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孟冬副部长出席了这场音乐会,与一千多名观众共同观看了这台演出。中国爱乐乐团的新年音乐会传统始于2001年,本场音乐会是连续第21次举行。今年的新年音乐会也是形式上变化最大的一次,中国爱乐乐团在这场音乐会上携手中央芭蕾舞团,两支同在北京的国家艺术院团强强联合,一同为现场观众奉献了这场精彩的音乐会。

本场音乐会担任指挥的是中国爱乐乐团常任指挥、中央芭蕾舞团首席客席指挥黄屹。近年来,黄屹除指挥中国爱乐乐团演出交响乐作品之外,还与中央芭蕾舞团合作演出了大量芭蕾舞剧作品,积累了丰富的舞蹈作品演出经验。在当晚的音乐会上,黄屹指挥将音乐家们的演奏与舞蹈演员们的动作完美融合在了一起,呈现了一场听觉与视觉的双重盛宴。

芭蕾舞诞生于文艺复兴时期,从最初就是古典音乐艺术的近亲,二者数百年来共同发展、共同衍进。从作曲家们将芭蕾舞写入自己的歌剧作品,到创作专门的芭蕾舞剧,这种优雅的舞蹈逐渐从音乐的附庸变成了一门辉煌的艺术形式。到了20世纪,斯特拉文斯基、普罗科菲耶夫、德彪西与拉威尔等作曲家创作的一系列芭蕾舞作品推动了音乐与芭蕾同时开启了新的篇章。

与新年音乐会传统起源于西方一样,在新年期间观看芭蕾舞演出也同样有着悠久的历史,许多芭蕾舞剧都十分适合在新年期间上演。此外,在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新年演出——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芭蕾舞表演也是每年都必不可少的,这就使得此次音乐与芭蕾的融合显得更加相得益彰。

音乐会上半场的主线是圆舞曲与波罗乃兹舞曲这两种古典音乐中常见的舞曲形式。从柴可夫斯基的歌剧《尤金·奥涅金》里著名波罗乃兹舞曲开始,中央芭蕾舞团的舞蹈演员们也从这里开始他们的表演。紧接着是柴可夫斯基的两部著名芭蕾舞剧《天鹅湖》与《胡桃夹子》选段。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舞蹈演员们伴随着“花之圆舞曲”跳起的是“瓷器舞”,选自冯英编导的舞剧《过年》,将西方的交响乐与芭蕾舞与中国习俗融合起来,更具年味儿。在中国爱乐乐团演奏的小约翰·施特劳斯《春之声圆舞曲》之后,舞蹈家们重返舞台,跟随着音乐旋律跳起了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二圆舞曲》。之后,由青年钢琴家印芝担任独奏的肖邦《平稳的行板与辉煌的大波罗乃兹舞曲》奏响,她精彩的演奏为上半场音乐会画上句号。

音乐会的下半场从邹野配器的刘炽《我的祖国》开始,为接下来的红色经典做好了铺垫。《红色娘子军》是中央芭蕾舞团最具标志性的保留剧目,他们表演的赤卫队员五寸刀舞、女战士与炊事班长的舞蹈以及乡亲们慰问红军三段舞蹈都是原作中最受欢迎的段落,引来了观众席一阵又一阵掌声。中国爱乐乐团此后演奏了法国作曲家乔治·比才的《阿莱城的姑娘》组曲选段与《卡门》组曲选段,这两部作品是为向2011年中国爱乐乐团与中央芭蕾舞团首次合作时上演这两部同名芭蕾舞剧致敬。观众接下来欣赏到了小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圆舞曲》,配上芭蕾舞演员们的曼妙舞姿,这首乐曲让人联想到一年一度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让剧院里洋溢起浓郁的新年氛围。

在音乐会的最后,中国爱乐乐团的音乐家们先后加演了德沃夏克的一首斯拉夫舞曲,由俞极、榕剑配器的王酩《绒花》,以及巴西作曲家泽昆哈·德·阿布鲁洋溢着拉丁风情的《雀鸟》。音乐会的最后,在小约翰·施特劳斯《电闪雷鸣波尔卡》热烈的节奏里,芭蕾舞演员们轮番登台谢幕,中国爱乐乐团与中央芭蕾舞团的音乐家们一同向观众鞠躬致意。此时,彩色的气球从保利剧院的屋顶缓缓飘落,辞旧迎新的喜庆气氛此时达到高潮。

摄影:韩军、罗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