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首室内乐杰作,三种别样风采

2019年11月24日

11月23日晚,中国爱乐乐团2019-2020音乐季中的首场室内乐音乐会在中山公园音乐堂奏响。从第一个音乐季开始,中国爱乐乐团就将室内乐音乐会作为音乐季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万花筒一般变化无穷、风格各异的室内乐作品是古典音乐留给世人的珍贵遗产,通过这些精巧的作品,听众能以亲近的方式了解到作曲家的内心世界。

在这场音乐会上,门德尔松与贝多芬两位作曲家的作品就是如此。在中国爱乐乐团音乐季音乐会的舞台上,他们的交响曲、音乐会序曲与协奏曲频繁上演,这有时会让人忽视他们同样作为室内乐大师的极高成就。门德尔松的钢琴三重奏成为海顿与贝多芬之后这一体裁上的又一丰碑,而贝多芬不常上演的六重奏经过以色列改编大师摩尔德凯的妙手后焕然一新,本场音乐会上以木管五重奏的形式重现。

维克多·埃瓦尔德的铜管五重奏同样是室内乐史上不可忽视的杰作,他是最早为铜管五重奏专门写作音乐的作曲家之一,其四部诞生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五重奏作品让人们在新世纪伊始收获了一种全新的室内乐体裁,五件乐器在实现精妙的平衡之一,也为后世的作曲家提供了无穷的创作可能性。

钢琴三重奏是一种源于古典主义时期的室内乐体裁,最早是由海顿完善的。他从1760年左右就开始创作三重奏,不过那个时候还是为羽管键琴所写的。随着钢琴替代了羽管键琴,乐曲的表现力也有了极大幅度的提升。另外两位古典主义时期的作曲大师莫扎特与贝多芬也都十分喜爱钢琴三重奏,并且都有许多优秀的作品传世。不过进入浪漫主义时期之后,这一体裁就相对不那么流行了,而门德尔松的两部钢琴三重奏就是其中最为杰出的代表。

门德尔松一共创作有三首钢琴三重奏,其中一部是在他11岁时写的,直到1970年才第一次出版,而且是为钢琴、小提琴与中提琴这种不同寻常的乐器组合所作的,因此通常人们所说门氏的钢琴三重奏,所指的就是作品49与作品66这两首。前者创作于1839年,此时作曲家30岁。这部作品被公认为是他的室内乐作品中最精彩的之一。在这部作品里,门德尔松极大地扩展了钢琴在室内乐里的表现力,使之如同钢琴独奏作品般华丽浪漫,但同时仍与两件弦乐器保持着精妙的平衡。正是在听过这部作品后,罗伯特·舒曼赞美道,“门德尔松是19世纪的莫扎特,最智慧的音乐家。他最能理解这个时代的矛盾,也第一个去化解这些矛盾。”

摩尔德凯·莱希特曼是一位93岁高龄的以色列大管演奏家与指挥家。他曾在1946年至1991年担任以色列爱乐乐团的大管首席,任期长达45年之久,堪称传奇演奏家。此外他还创建了以色列木管五重奏以及爱乐木管合奏团,并担任后者的指挥。他曾为木管重奏改编过超过200部作品,极大地扩充了木管重奏的曲目范围,同时这些改编曲本身的艺术魅力也为世人所认可。本场音乐会上,我们将要听到的就是他改编的贝多芬降E大调六重奏,由木管五重奏上演。

 贝多芬的降E大调六重奏是为圆号、单簧管与大管各两支的组合创作的,这样的木管组合十分罕见,这也许是这部作品并不流行的原因之一。虽然作品编号是71,但它其实是作曲家还在波恩时期的作品,然而青年时代的贝多芬已经在这部作品里展示出了过人的天分,其中的独特之处是在同时代作曲家的作品里见不到的。作为大管演奏家的改编者莱希特曼尽管十分“偏心”地把许多优美的旋律留给了大管声部,但是每件乐器都在其中有着十分精彩的独奏段落,是木管五重奏难得的佳作。


创作了4首铜管五重奏的俄罗斯作曲家维克多·埃瓦尔德是最早为铜管五重奏专门写作音乐的作曲家之一(最近发现法国作曲家让-弗朗索瓦-维克多·贝永的12首四乐章铜管五重奏创作于1848-1850年,较埃瓦尔德的创作更早了约60年),这些作品完成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

 埃瓦尔德的铜管五重奏不同于现在的编制,是由两把短号、一把中音号、一把次中音号和一把低音号所构成。和俄罗斯更为出名的“强力集团”作曲家们一样,埃瓦尔德同样也是在其它领域里极有建树的音乐家:他在1900年成为圣彼得堡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建筑材料系教授和管理人,然而众多铜管演奏家熟知他,是因为他为铜管五重奏创作了许多浪漫主义风格的曲子。

埃瓦尔德出生于圣彼得堡,去世于列宁格勒。除了在圣彼得堡大学担任土木工程教授之外,他还在贝利亚耶夫弦乐四重奏担任大提琴手,这是当时圣彼得堡最有名气的室内乐组合,他们将许多西欧室内乐作品首次带给了俄罗斯听众。

 埃瓦尔德在土木工程领域里的建树同样令人瞩目,当他在1935年去世时,圣彼得堡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发表的讣告说,埃瓦尔德在研发建筑材料方面留下了丰厚的遗产,“整个制砖与水泥工业都应该感谢他的贡献”。而除了圣彼得堡的室内乐听众以及土木工程界之外,埃瓦尔德的名字对于铜管演奏者来说同样伟大——他是铜管五重奏这种全新的铜管室内乐组合形式的奠定者之一,其一系列铜管作品成为了全世界铜管五重奏组合的必修课。虽然包括让-弗朗索瓦-维克多·贝永等作曲家比埃瓦尔德更早为这样的组合形式创作过音乐作品,然而不论是作品质量还是推广铜管五重奏的功绩方面,埃瓦尔德的地位无可撼动。

贝永与埃瓦尔德的铜管作品之所以出现,原因是铜管乐器制造技术在19世纪日新月异的发展,随之一同发展的还有乐器的演奏技术。这些新的变化使得铜管乐器拥有更丰富的表现力,可以在没有其它乐器辅助的情况下独立表现复杂的音乐。不过,早期的铜管五重奏与今天的形式并不一样。1912年的一张照片里,埃瓦尔德本人也在铜管五重奏里演出,其中包括了两支活塞阀门的短号,而不是今天用的小号;一支旋转阀门的中音圆号,而不是今天的圆号;一支旋转阀门的上低音圆号,而不是今天的长号;此外加上埃瓦尔德本人演奏的大号。今天的人们不知道埃瓦尔德曾经究竟是为哪些音乐家创作的这些铜管五重奏作品,也不知道埃瓦尔德对乐器的具体要求,因此人们只能通过猜测去理解作曲家的本意。比如说,埃瓦尔德可能认为短号比小号更适合演出室内乐,因为短号的声音更有亲密感,而小号则更适合大编制的交响乐演出。

埃瓦尔德一共创作有四首铜管五重奏,本场音乐会上我们将要听到的第三首长期以来不为人知,直到上世纪70年代才第一次出版。然而这部作品华丽精巧,作曲家对铜管乐器以及铜管五重奏这种体裁的理解令人叹为观止。虽然编号第3,但这其实是作曲家四首铜管五重奏里最后一部创作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