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法国音乐的热情与圣洁

2019年11月14日

11月13日的这场音乐会,在中国爱乐乐团2019-2020音乐季里十分特别。作为这个音乐季纪念中国爱乐乐团成立20周年系列演出的第二场,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余隆携手张立萍、袁晨野两位歌唱家以及中央歌剧院合唱团共同演绎了加布里埃尔·福雷的安魂曲。此外,美国小提琴家查德·胡珀斯担任独奏的拉罗“西班牙交响曲”,以及中央歌剧院合唱团带来的梅西安混声合唱《神圣之宴》,无不散发出格外迷人的芳香。三位法国作曲家的作品风格各不相同,或是充满热情,或是圣洁纯净,展现了这个音乐国度的不同侧面。

在刚刚结束的中国爱乐乐团2019地中海巡演期间,乐团第一次来到了伊比利亚半岛,在葡萄牙与西班牙成功举行了音乐会。昨晚的音乐会上,中国爱乐乐团也在拉罗的“西班牙交响曲”里注入了浓郁的西班牙韵味。它创作于1873年,1875年2月7日在巴黎的大众音乐厅,这部作品由小提琴大师萨拉萨蒂首演,获得了空前的成功。拉罗作为作曲家,虽然大器晚成,却也由此而巩固了他的地位。这首乐曲特别令人诧异的是它的名称——西班牙交响曲。实质上,这是一首不折不扣的小提琴协奏曲。在拉罗的作品中,经常可看到类似此曲这样“名不副实”的现象。我们不得不将其认定为拉罗的特色, 因为除此之外的小提琴作品,拉罗也分别冠名为“俄罗斯协奏曲”和“挪威幻想 曲”等。作为一首小提琴协奏曲,拉罗却称之为交响曲,可以理解为作者在创作时避免采用传统的、以小提琴独奏声部完全占主导地位的手法,取而代之以创新的、交响乐的思维来进行写作。

至于为何冠以“西班牙”之名,这倒并非是因为拉罗有西班牙血统,而是由于19世纪中叶后弥漫于法国知识界尤其是音乐领域的对西班牙风土人情和独特文化的浓厚兴趣,这种兴趣在比才的歌剧《卡门》中得到了最集中、最强烈的体现。拉罗的“西班牙交响曲”也正是在这股“西班牙热”中产生的散发着异国芬芳的音乐果实。此外,拉罗同西班牙小提琴大师巴勃罗·萨拉萨蒂的友谊恐怕也是他将自己的这部作品有意同西班牙相联的一个重要原因。拉罗将它题献给萨拉萨蒂,并由萨拉萨蒂担任首演独奏就是佐证。

这部作品清新动人的旋律、丰富鲜明的节奏以及洋溢于其中的绚丽多姿的西 班牙色彩使其一经面世,就被几乎每一位当代小提琴大师列入自己的保留曲目,并以各自的精湛技巧和卓越才情赋予它新的光彩和魅力。它不但在外表上有华丽的效果和迷人的情调,而且在内容上也颇具深度,不愧为小提琴协奏曲宝库中最脍炙人口的名作。伟大的音乐家柴科夫斯基听了这首乐曲之后,曾评价道:“这是极为愉快、新鲜而又明朗的乐曲……他的期望并不在于深刻”。小提琴家查德·胡珀斯近年来在国际乐坛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他与多支欧美一流乐团合作首演陈其钢的小提琴协奏曲《悲喜同源》,让这部作品迅速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在昨晚的音乐会上,小提琴家精湛的记忆与细腻的音乐表现力让人印象深刻,听众有幸见证到了一颗未来巨星的冉冉升起。

在音乐会的下半场,曾多次与中国爱乐乐团成功合作过的中央歌剧院合唱团登上舞台。梅西安的《神圣之宴》是一首风格独特的混声合唱作品,作品原文是一首用拉丁文创作的宗教诗歌,传说它的作者可能是中世纪经院派哲学家和神学家圣托玛斯·阿奎那,他也是自然神学最早的提倡者和托马斯主义的创立者。这首诗讲述的是基督教十分重要的圣餐礼,在格里高利圣咏与安布罗西亚圣咏中都是很常见的题材,根据其歌词谱曲的作曲家有数十位之多,其中不乏李斯特、沃恩·威廉斯等大师。二十世纪法国最重要的作曲家梅西安的音乐以极其先锋变幻莫测的和声色彩和复杂的节奏闻名于世。而他的早期无伴奏四声部合唱作品《神圣之宴》则通过了静态且工整的半音色彩和声将这首礼拜赞歌中的热枕推向极致,它平静、简单,却有巨大的音乐张力。

同样风格独特的,当然还有福雷的《安魂曲》,女高音歌唱家张立萍与男中音歌唱家袁晨野担任其中的独唱。即使将其放在整个音乐史中,与众多名家大师创作的《安魂曲》相比之下,它都散发出十分独特的魅力。《安魂曲》是福雷最重要的作品之一,这首作品作于1885年,福雷为他死去的父亲而作,首演于1888年巴黎圣玛德琳教堂。福雷认为,宗教音乐应 “简朴清纯”,他认为,柏辽兹的《安魂曲》是部宏伟戏剧性效果的作品,却缺乏宗教性;威尔第的《安魂曲》也显得过于情绪化。将近两个世纪以来,几乎每位 《安魂曲》作曲家都把重心放在《末日经》,都在挖掘《末日经》的震撼效果,福雷却扬弃了这段经文(在葬礼仪式中,使用福雷的《安魂曲》,《末日经》一般以格列高里圣歌的原形吟唱)。在福雷的这首作品中,“那是震怒的日子”被淡淡地一笔带过,不再有任何“恐怖”的意味,他把重心摆在“安息”这个字音以及它的意义上。以“安息”开头,以“安息”收尾,整体追求一种温柔、宽恕与希望。这首作品不仅篇幅短小,规模也显得精巧,充满安详宁静。 

此曲的文字,福雷采用了《进堂咏》、《垂怜经》、《奉献曲》、《欢呼歌》(省略“奉主名而来……”)、《慈悲耶稣》、《羔羊经》、《主拯救我》、《安所经》(省略“天地将震动摇撼”及“你要带火来审判世界”)及《告别曲》。福雷自己的说法:“我的安魂曲被人批评没有表现出对死亡的恐惧,它被人称为死亡的摇篮曲,而这正是我对死亡的感觉:一种快乐的救赎希望,一种能触及永善的未来,而不是为逝去的人哀伤。”

中国爱乐乐团上一次演出这部作品是在2010年的6月18日,乐团在十周年庆典音乐季的闭幕音乐会上演出了这部宁静而优美的作品,为那个令人难忘的音乐季画上了句号。如今,在二十周年庆典音乐季里,中国爱乐乐团重新上演这部作品,既是向十年前的那个时刻致敬,更把这样一部伟大的作品带给新一代音乐爱好者们。

(摄影:韩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