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来,迪图瓦大师

2019年11月09日

中国爱乐乐团第一次与夏尔·迪图瓦的合作是在2007年。在那个秋天的北京国际音乐节上,钢琴家郎朗完成了挑战十部钢琴协奏曲的壮举,而中国爱乐乐团也遇到了一位世界级的指挥大师。

此后,中国爱乐乐团又两次与迪图瓦携手演出。2011年,同样是在北京国际音乐节上,迪图瓦指挥中国爱乐乐团演奏了马勒第八交响曲“千人”,成为了“马勒年”里最令人难忘的回忆之一。两年后,迪图瓦指挥中国爱乐乐团在上海夏季国际音乐节登台,与大提琴家戈蒂埃·卡普松一起带来了一场色彩斑斓的音乐会。三次合作,中国爱乐乐团从指挥大师身上收获良多,乐迷们也因此在这些音乐会中感受到了大师的艺术魅力。

11月8日晚上的这场音乐会,迪图瓦大师展现给听众的是他真正的“绝活”。法国作曲家柏辽兹的“幻想交响曲”不仅仅是古典音乐史上最伟大的交响曲之一,更是法国作曲家在“交响曲”这一体裁上为数不多的杰作之一(与之齐名的例子也许只有弗兰克的D小调交响曲)。出生在瑞士法语区的迪图瓦在半个世纪以来都是法国音乐的代言人,而他指挥蒙特利尔交响乐团演奏的“幻想交响曲”录音也可以称得上是这部作品的最佳诠释之一。与迪图瓦合作演出这部作品,是中国爱乐乐团对法国音乐的一次难能可贵的探索,观众们也得以欣赏到了这部作品最原汁原味的呈现。

柏辽兹在音乐创作上追求器乐作品的标题性,他在这一点上超过了所有的前辈大师。对他来说,仅仅通过音乐体现某种理想和观念是远远不够的,音乐能够而且必须表现文学性的情节、绘画性的画面因素以及诗意的情感,为此,他对传统的曲式、旋律、和声进行了大胆革新,同时发展了配器艺术,赋予乐队以新的色彩和表现力(指挥家费利克斯·魏因加特纳将柏辽兹誉为“现代管弦乐队的创造者”)。这一切在《幻想交响曲》中有着集中体现。

《幻想交响曲》创作于1830年,这部典型的柏辽兹风格的作品属于浪漫主义的 “艺术家自传式”创作,它向听众展现的是艺术家隐秘的情感世界,或者说是艺术家心路历程的浪漫化写照。作品的内容是由作曲家以文字的形式描述、限定的,这些文字对于深入理解柏辽兹这部复杂的作品非常重要,尽管作品纯粹作为音乐所具有的美也足以愉悦心智,但柏辽兹需要我们在音乐中同他一道去体验火热的激情与无边的惆怅、幸福的狂喜与彻底的绝望、田园的宁静与地狱的喧闹。 

《幻想交响曲》的副标题为“一位艺术家生涯的插曲”,作曲家对整部作品所要表现的内容有如下说明:

一位有着病态的敏感和丰富想象力的青年音乐家,由于失恋而在绝望中吞服鸦片自杀。然而由于吞下的鸦片不够多,他并未死去,只是进入了昏迷状态,并在梦幻中历经种种荒诞不经的场面。在他那病态的头脑中,他的感觉、情绪和记忆全部化作音乐的形象和乐思,他的恋人也成为他心中的一个旋律,它像固定乐思一般,他到处都能看到和听到它。

柏辽兹在这段文字中所说的青年音乐家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他本人。他虽然并无服鸦片自杀的经历,但却曾沉浸于狂热的单相思而不能自拔。1827年,一个来自英国的莎士比亚剧团在巴黎演出,柏辽兹前往观看剧团演的莎士比亚名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在剧中扮演朱丽叶的爱尔兰女演员哈丽埃特·史密森深深地吸引了他,使他从此陷入相思的煎熬之中,他以种种方式试图获得这位异国女子的注意和垂青,并将自己的爱恋、渴望、痛苦和幻想以浪漫主义的离奇变形方式写入了这部 《幻想交响曲》。

而在音乐会的上半场,听众们除了一首精致优美的穆索尔斯基《莫斯科河上的黎明》前奏曲之外,还聆听了日本小提琴家木岛真优演绎的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2016年在首届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中,木岛真优一举从来自世界各地的好手里脱颖而出获得冠军,从此走上了演奏事业的快车道。在11月8日的音乐会上,木岛真优第一次与中国爱乐乐团合作就在北京听众面前出手不凡,她所呈现的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里充满了耐人寻味的细节美,而她精湛的技巧同样让人印象深刻。

本场音乐会的另一个亮点是四名法国音乐家的到来——常听中国爱乐乐团音乐会的朋友们一定在舞台上注意到了他们的身影。从11月8日的这场音乐会开始,中国爱乐乐团与法国广播公司为期三年的合作关系正常开始,四名来自法国广播爱乐乐团的音乐家的加盟标志着合作的开始,而两国音乐家携手演奏最著名的法国交响曲,无疑为这个历史性的开端奏响了强音。在未来三年内,中国爱乐乐团与法国广播公司的一系列激动人心的合作,将为听众不断带来新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