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把这场音乐会献给祖国

2019年09月14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盛大庆典很快就要到来,中国爱乐乐团2019-2020音乐季也在昨晚开启。我们该用一场什么样的音乐会来纪念这个伟大的时刻?9月13日晚,中国爱乐乐团在艺术总监、首席指挥余隆的带领下,奉献了一场让人回味无穷的交响音乐会,这场音乐会也是中国爱乐乐团献给祖国70周年华诞的礼物。

 

《红旗颂》是吕其明于1965年春创作的一首管弦乐序曲。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吕其明就有创作这一作品的想法,由于当时作曲技术不够成熟,所以一直没有动手。直到1965年春,已经在上海音乐学院理论作曲系毕业的吕其明,在长达五年的学习和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经验,这才将多年的心愿付诸实施并顺利完成。当年,上海正筹备在5月举行第六届“上海之春”音乐节,专家们认为在开幕式上应该有一部有分量的作品,经黄贻钧指挥推荐,吕其明的《红旗颂》被选定在开幕式上演出。1965年第六届“上海之春”开幕式上,《红旗颂》由上海交响乐团、上海电影乐团、上海管弦乐团联合首演,演出获得了很大成功,从那以后,《红旗颂》这支乐曲经常出现在音乐会上或广播电视节目中,受到听众的广泛喜爱。

 

中国爱乐乐团的听众想必对它并不陌生。早在建团伊始,中国爱乐乐团就在为德意志留声机公司的唱片里录制了《红旗颂》,成为了这首乐曲的“范本”之一。过去19年来,中国爱乐乐团也在音乐会上频繁演奏此曲,观众对它的喜爱也充分证明了其长盛不衰的艺术生命力,这是一首经过时间检验的优秀的中国管弦乐作品。

 

作曲家是这样描述这部作品的:

水袖是中国传统戏曲中的一种独特的表演形式。不同的水袖动作,可表达各种不同的喜怒哀乐的感情。水袖灵巧多变,形态优美,故亦独立发展成一种舞蹈类型。作曲家周天大提琴协奏曲《水袖》就是从这种独特的表演形式中得到灵感,以大提琴与乐队的对话来演绎一场如行云流水般的中国古典式浪漫。水袖如同人身体的一种延伸,通过手的一扬一顿,一抛一洒来传达人物的思想感情。而相似地,独奏家将大提琴作为自己心灵的延伸,通过双手在弓弦上的来去起伏中传达着想要抒发的感情。两种表演形式,一东一西,亦虚亦实,通过《拂》、《挑》、《影》、《舞》四个乐章,让古老的中国文化在管弦乐的意境中展现开来。

作曲家周天近年来获得了诸多国际声誉,特别是在2018年凭借⼤型管弦乐《乐队协奏曲》获第60届格莱美奖“最佳当代古典音乐作曲奖”提名奖,成为获此殊荣的第一位华人。周天担任上海交响乐团2019-2020音乐季驻团作曲家,他的多部作品也将在这个音乐季由中国爱乐乐团上演。在昨晚的音乐会上,听众从《水袖》里领略到了作曲家杰出的才华,掌声经久不息,王健与周天多次携手一同谢幕。乐曲里既有浓郁的东方韵味,同时又展现了丰富的作曲技法,而作曲家为大提琴所创作的技巧性段落则证明了他对独奏乐器有十分深刻的理解。王健此后又加演了一首巴赫大提琴无伴奏第一组曲中的萨拉班德舞曲,作为献给听众的礼物。

 

而在音乐会的下半场,余隆指挥中国爱乐乐团演奏了丁善德的《长征交响曲》。余隆在29岁赴德国留学深造时,就曾指挥捷克斯洛伐克乐团录制过这部作品的唱片。作为丁善德的外孙,指挥家对这部史诗般的交响巨作一直心驰神往,在录制唱片期间他把小样寄给外公审听,征求他的意见。余隆对这部作品的研究已持续数十年之久。如今,在全国人民欢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丁善德的《长征交响曲》再次带领听众回到那个战火纷飞却又充满壮志豪情的岁月,如果没有音乐里所描绘的红军战士们的英勇顽强、不畏牺牲,我们如今的幸福生活也无从谈起。演奏与聆听这部作品,就是对于这个欢庆时刻的最好致敬。

 

(摄影:韩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