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随着他们的节拍摇摆?

2018年11月25日

在11月23日的音乐会上,由夏小汤指挥的中国爱乐乐团携手来自中国台湾的朱宗庆打击乐团的打击乐演奏家们,共同奉献了一场充满韵律感的敲击之夜。三部性格各异的打击乐协奏曲从不从侧面展示了打击乐与管弦乐团的合作所产生的奇妙效果,而演奏家们如火的激情更为这个寒冷的冬日注入了一股暖流。

音乐会从陈其钢的《京剧瞬间》开始。《京剧瞬间》缘起于2000年,陈其钢应“梅西安国际钢琴比赛组委会”委约,运用京剧音乐中的“行弦”和“二黄”旋律,借用西方现代作曲技法写出一部独具个性的钢琴独奏曲,此曲成为当年钢琴比赛的必弹曲目。陈其钢说:“我在创作中 想的最多的是我作为一个中国作曲家,应该把东西方最典型的素材进行巧妙的结合。它既是有调性的,又有无调性的因素贯穿其中。”2014年,为庆贺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开幕,陈其钢将此曲改编发展为交响前奏曲。为突出京剧元素,作曲家在西方管弦乐队的基础上加入京剧常用的伴奏乐器大锣、小锣和铙钹等,在“散慢快散”的结构中色彩变幻万千,兼具法国音乐的精致和中国音乐的韵味,印证了陈其钢的那句自我总结:“我是一棵移植到法国的中国树。”

而在这首乐曲之后,朱宗庆打击乐团的音乐家们登台,正式开始了这段奇幻的打击乐之旅。首先听到的是内博伊沙·约万·日夫科维奇的打击乐二重协奏曲《痴迷》。作曲家本人说,“以西班牙文命名的《痴迷》(Obsesiones)是一首20分钟的长篇乐曲,这首作品探讨的是男人与女人之间亲密温柔、但也狂热愤怒的交往互动,包括痴狂的热情、需要及渴望,我们的渴求,我们的恐惧,恐怖的与甜蜜的种种……我认为关于两个相爱的人之间那种多姿多采的相处模式,最好的表达、描述和形容方式,就是透过声音和音乐;尤其是打击乐器。打击乐器生命力十足,能创造超过百种声音,最适合用来将人类情感及浓烈情欲幻化为声波。”

而来自中国台湾的作曲家李哲艺,则在他的作品中用来自东方与西方的打击乐器对话的方式来探讨文化融合的话题。“本曲是写给六位打击乐演奏家与管弦乐团的协奏曲,在乐器设计上采用每个演奏家有六项乐器的编制,所以取名便以成语里面「六六大顺」来当作曲名,也是献给朱宗庆打击乐团成立32年的作品,每一位打击演奏家的六样乐器都包含了皮革、 木质及金属三大类的打击乐器,而且每一位乐手都必须演奏中西方的打击乐器。”

如果说在《六六大顺》里听众已经会为舞台上的36件打击乐器而感到眼花缭乱,那么在接下来的《破铜烂铁》协奏曲里,演奏家们手中的乐器更是突破了所有人的想象。此曲利用金属罐、玻璃瓶子、塑料瓶等日常生活中被人丢弃的破铜烂铁,全曲由风之舞、凌晨三点的丽都运河与雨之舞三个乐章所组成,曲子的开头与结尾呈现跃动的律动与活力,而在第二乐章呈现缓慢、醇厚的律动,透过吹奏装有不等量水的玻璃瓶所产生的特殊音调,呈现大气酣然音乐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