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两位流浪异乡的音乐巨人

2018年06月25日

6月24日,中国爱乐乐团在北京音乐厅举行交响音乐会,这是2017-2018音乐季里的倒数第二场音乐会。指挥家杨洋率领乐团演出了巴托克与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作品,小提琴家胡乃元担任独奏。

正如张学军先生为本场音乐会撰写的导赏中所说,作曲家都有着曾经人生漂泊的经历,他们的人生轨迹有一个共同之处,都是同样出自东欧,最终怀着乡愁客死他乡——美国。贝拉·维克托·亚诺什·巴托克1881年生于匈牙利的纳吉圣米克洛斯(今罗马尼亚境内),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作曲家之一,是匈牙利现代音乐的领袖人物,同时也是钢琴家,民间音乐学家。他的很多创举剧烈震动了整个20世纪艺术圈,一些专家们甚至坚信他的才华可以与贝多芬相提并论。二战开始,因公开反对法西斯不得不被迫流亡美国。在异乡的生活十分孤独贫困,疾病缠身,最终因白血病逝于纽约。

而谢尔盖·瓦西里耶维奇·拉赫玛尼诺夫1873年生于俄罗斯,是二十世纪世界的古典音乐作曲家、钢琴家、指挥家。他的创作中深受柴科夫斯基影响,有深厚的民族音乐基础,旋律丰富,擅长史诗式壮阔的音乐风格。1914年因为战争爆发使得俄国动荡不安,拉赫玛尼诺夫携妻带女离开了俄国。最终,辗转到了美国。他的《交响舞曲》是一部三乐章、交响体裁的作品,完成于1940至1941年间,是拉氏最后的一部杰作。这部作品也像是他人生的终曲,写完这首作品的三年后,这位音乐大师就撒手人寰。据资料显示,拉氏晚年日子过得并不舒坦,担心身在法国不得相见的女儿,身体因手术变得虚弱,再加上思念祖国俄罗斯,这些种种情绪或许都影响了《交响舞曲》的创作。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在作品中听到了作曲家最深沉的于生命的赞美。

作曲家的飘零,是否让同样四海为家的音乐家们感同身受?小提琴家胡乃元来自中国台湾,求学于美国,于比利时获得伊丽莎白音乐比赛冠军,此后他的演奏生涯遍布全世界。胡乃元是中国爱乐乐团的老朋友,然而二者的上次合作要追溯到10年前:在中国爱乐乐团2008-2009音乐季的开幕音乐会上,胡乃元以布鲁赫第一小提琴协奏曲震惊世人。一别十年,小提琴家宝刀未老,他在巴托克的第二小提琴协奏曲所展现出的精湛技艺与耐人寻味的音乐性令人着迷,而他加演的巴赫无伴奏更是丰富的人生阅历凝聚的产物。

在音乐会的下半场,指挥家杨洋率领乐团演奏了拉赫玛尼诺夫的交响舞曲。这是作曲家生命里最后的音乐作品。

1940年的夏天,拉赫玛尼 诺夫一家租下了纽约长岛亨廷顿附近的一所宅子,作曲家的朋友们很多都住在这附近,这其中包括了芭蕾编舞大师福金一家,弗拉基米尔与旺达·霍洛维兹,他曾经的秘书索莫夫等等。除此之外,这所巨大的宅子还满足了拉赫玛尼诺夫的需求:作曲时不能被别人听到。在这段时间里,拉赫玛尼诺夫终于可以身兼钢琴家与作曲家两重身份,他一边为即将到来的音乐会巡演而拼命练琴,一边创作新的音乐作品, 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11点。8月21日,他写信给尤金·奥曼迪说,“上周我完 成了一首新的交响作品,我叫它‘美妙的舞曲’(Fantastic Dances)。当然,我想首先把它给你与你的乐团演出。我应该很快就开始配器了,但是由于我的音乐会巡演 10月14号就开始了,我得好好练琴,所以不知道能不能在11月之前完成配器。所以我很希望你在回来之后可以来我的住处,我想在钢琴上弹这首作品给你听听。”

这部作品在费城首演后反响空前,成为了作曲家传奇而多彩的一生最后的句号。时至今日,人们因这部作品中无穷无尽的优美旋律与奇妙的舞蹈节拍而喜爱它,也热衷于解析作曲家隐藏在音乐中的人生密码。指挥家杨洋曾任中国爱乐乐团常任指挥,与乐团共同工作十余载,这种默契深深地植入进当晚的音乐演出中,二者的合作亲密无间,所营造出的辉煌灿烂的音响效果令人难以忘怀。

7月1日,中国爱乐乐团将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举行2017-2018音乐季的闭幕音乐会,中国爱乐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余隆将指挥古斯塔夫·马勒的第二交响曲。这场音乐会也是中国爱乐乐团纪念伦纳德·伯恩斯坦诞辰100周年系列音乐会的第三场。伯恩斯坦作为指挥家最大的成就是演绎马勒的交响曲,在这场音乐会里,中国爱乐乐团将用一部马勒的交响曲向已故的大师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