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音乐里探索勃拉姆斯的内心世界

2018年06月18日

6月16日与17日晚,中国爱乐乐团在中山公园音乐堂连演两场音乐会,曲目都是勃拉姆斯的音乐作品。由于2017年适逢勃拉姆斯逝世120周年,中国爱乐乐团在2017-2018音乐季里特别安排了这两场音乐会。华人钢琴大师刘孟捷在两天的音乐会上分别弹奏了勃拉姆斯的第二与第一钢琴协奏曲,而两位年轻的华人指挥家黄佳俊与黄屹则分别执棒这两场音乐会,指挥乐队演奏了勃拉姆斯的两首小夜曲。

在近几年中国爱乐乐团的舞台上,人们逐渐记住了钢琴家刘孟捷的名字。堪称传奇的人生经历与深厚的艺术功底,是人们对他最深刻的印象。

荣获艾维理费雪职业大赏(Avery Fisher Career Grant)-钢琴家刘孟捷,於1993年以柯蒂斯音乐学院学生之姿,代替钢琴大师安德烈.瓦兹(André Watts)於费城音乐厅演出。这个完美的演出,让刘孟捷首度登上费城当地的新闻头条,赢得许多高度的赞赏。成功演出之后,一场场大型的音乐会邀约接踵而来,包括华盛顿肯尼迪中心的演出、费城的巨星系列音乐会,以及与费城交响乐团合作演出。蓄势待发的刘孟捷,其实早已是一位有许多演出经验与磨练的钢琴家,於1987年,即已登上纽约卡内基音乐厅的舞台;1991年受邀与纽约少年交响乐团同台演出。

刘孟捷的演奏事业正值蒸蒸日上时,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罕见疾病中断,亢奋的免役系统侵蚀了他全身的肌肉、皮肤、关节和心脏等组织。在住院一年多期间,历经瘫痪、全身无法动弹等状况的刘孟捷,也让医生一度认为他活下来的机会微乎其微,即使能侥幸存活,也不可能继续他的钢琴演奏生涯。但刘孟捷凭著坚毅的决心与严酷的物理治疗,通过重重考验,奇蹟似的恢复健康,并继续活耀在他的演奏舞台上。浴火重生之后,刘孟捷以独奏家的姿态重返舞台……

在上一个音乐季里,刘孟捷受邀与中国爱乐乐团合作,在同一场音乐会里弹奏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与第三两部钢琴协奏曲。对职业钢琴家来说,任何一部拉赫玛尼诺夫的钢琴协奏曲都是从身体到精神的极大挑战,而能在同一个晚上弹奏两部,即使不考虑钢琴家曾罹患绝症,至今手指里仍打着钢钉,这也已经近乎奇迹。在16日与17日的两场音乐会里,刘孟捷再次完成了一项壮举:他将勃拉姆斯的两部钢琴协奏曲接连搬上了舞台。

勃拉姆斯的第一钢琴协奏曲是作曲家青年时期的杰作,也是他最早在作品里实践交响思维的范例。在一次听到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演出之后,勃拉姆斯决定将正在创作中的一首双钢琴奏鸣曲改写成协奏曲。正是在这段经历的基础上,勃拉姆斯发展出了日后伟大的交响曲艺术,真正成为了贝多芬的继承人。第二交响曲则是勃拉姆斯中年时期的巨作,其创作历程与作曲家的两次意大利之行有关,而这个阳光明媚的国度也使勃拉姆斯产生了令人愉悦的灵感。在这部篇幅长达50分钟的巨作里,我们除了会感受到勃拉姆斯特有的严肃与深刻,也会为处处洋溢着的诗意与迷人的色彩所打动。

与两首堪称鸿篇巨制的钢琴协奏曲相对应的,则是两首风格清新的小夜曲。这两首作品都是勃拉姆斯青年时期的作品,也是他对管弦乐最早的尝试。它们都 是罗伯特·舒曼1856年去世之后所写下的,此时勃拉姆斯居住在代特莫尔德,有机会经常与当地的管弦乐团合作,因此开始写作这些音乐。在这些充满着激情的音符里,我们俨然能看到一个未来音乐巨人的影子。

指挥演出这两首小夜曲的,是两位年轻的“80后”指挥家。黄佳俊出生于新加坡,在2016年摘得古斯塔夫·马勒指挥大赛冠军,此后成为洛杉矶交响乐团助理指挥。从2018-2019音乐季开始,他将担任德国纽伦堡交响乐团首席指挥。中国爱乐乐团助理指挥黄屹近年来已颇为北京乐迷所熟知,除此之外他还担任昆明聂耳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并率领乐团在北京国际音乐节成功演出。2018年,黄屹成为英国知名经纪公司Askonas Holt旗下指挥家,相信在未来,他的事业将继续蒸蒸日上。在这两场音乐会上,听众除了见证了一位顶尖钢琴家的精彩技艺,同样为两位年轻指挥家的出色表现而兴奋不已。

中国爱乐乐团将于6月24日晚在北京音乐厅举行交响音乐会,由杨洋担任指挥,小提琴家胡乃元担任独奏。这也将是2017-2018音乐季里的倒数第二场音乐会。

(摄影:韩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