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7日音乐季演出回顾——用青春的音乐送上新年的祝福

2018年01月28日

1月27日晚,中国爱乐乐团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举行了农历新年之前的最后一场音乐季演出。这场音乐会由乐团助理指挥、昆明聂耳交响乐团音乐总监黄屹执棒,两名杰出的华人独奏家倾情加盟。在三位年轻的音乐家带领之下,中国爱乐乐团用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音乐,为现场千余名观众送上了新年到来之际的祝福。

柴可夫斯基的《里米尼的弗兰切斯卡》取材于但丁《神曲》中的传说,而弗兰切斯卡不仅在历史上确有其人,而且是但丁的同时代人。作为拉文纳总督的女儿,她在一桩政治联姻中被嫁给了里米尼总督的儿子乔凡尼·马拉泰斯塔,然而她却与乔凡尼的弟弟保罗相恋,并发生了一段长达十年之久的婚外情。他们的恋情随后被乔凡尼发现,并双双被其杀害。生活在同时代的但丁是如此描写深陷在地狱第二层、永世无法脱身的弗兰切斯卡与保罗的:“在坟墓般的黑暗中,暴风雨在奔腾、咆哮。地狱的旋风在狂暴驰骋。那些在世上陷理性于淫欲之中的人们正受到惩罚,被席卷到风雨旋涡之中,在无数飞旋的灵魂中,两个拥抱着的灵魂引起但丁的特别注意。这就是美丽的幽灵弗兰切斯卡与保罗……”在音乐会的当晚,听众是否注意到了这狂乱而绝望的场景,以及两个恋人之间虽美好却被迅速吞噬的爱恋?

谭盾的吉他协奏曲《易2》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于1996年在德国首演,并在本场音乐会上由青年吉他演奏家苏萌完成了它在中国的首次演出。这部作品的灵感来自于《易经》。据作曲家本人的自述,

“通过中国的传统哲学著作《易经》,我开始对那些已知的与未知的平衡感兴趣。我了解到,让已经存在的与可能发生的事物达到平衡有着无数种方法。这种观点使得我对对位的理解也更加广阔了。我开始不仅仅思考音符之间的关系,更开始将来自东方与西方世界的不同的风格、速度、音色、力度、结构甚至时期融会贯通。在创作《易》系列协奏曲时,我首先创作的是一部‘原始作品’——为管弦乐团所作的‘协奏曲’(《易0》)——之后每次再为独奏乐器向其中添加一个独立的声部,比如在这部作品中使用的吉他。管弦乐团的部分代表了‘已知’,而独奏则是等待我们去发现的‘未知’。也许两者所使用的音乐素材或者音乐速度都是毫不相干的,重点在于将二者结合起来一同探索。”

在这部作品里,作曲家将西班牙弗拉门戈舞曲、中国的琵琶音乐的元素以及充满想象力的现代作曲风格熔为一炉,制造出了从未有过的音乐效果。在苏萌的精彩诠释之下,一部身兼东方气韵与西方精髓的伟大作品呼之欲出。

而在音乐会的下半场,青年钢琴家张昊辰担任独奏,演奏了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毫无疑问,这部作品是音乐史上诞生的最伟大的钢琴协奏曲之一,它融合了对俄罗斯大地气象万千的赞美,优美而真挚的情感表达,以及电光火石一般的澎湃激情。在阔别中国爱乐乐团音乐季三年之久后,张昊辰用愈发成熟与凝练的风格弹奏了这部作品,同时又不乏细腻的表达与天马行空的想象。柴可夫斯基完成这部作品时年仅34岁,在当晚的“80后”指挥家与“90后”钢琴家的联手合作之下,原本已经活力四射的音乐作品被诠释得更加动人。

中国爱乐乐团2017-2018音乐季的演出将在2018年3月4日回归。让我们相约新的一年里在音乐中再次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