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团长致辞

中国爱乐乐团的第十七个音乐季将于九月三十日开启,与往年相较,虽晚了二十余天,但我们给广大听众奉献的一系列演出,定不会使大家失望。

长期以来,人们总是片面地认为,交响乐或者古典音乐只是服务于某种特定人群的,而从近二十年中国交响乐发展进程来看,这种理论已被完全颠覆,交响乐被各个阶层所接受成为了不争的事实。在这个角度上,我们较之西方国家,是社会的巨大进步,我们一方面为之自豪,一方面把它当作动力。 无论从哪个角度去审视,我们都迎来了交响乐发展的黄金年代,二十多年来,从某个乐团的一枝独秀,到各地乐团雨后春笋般的建立成长,音乐会场次票房屡创新高,交响乐市场如日中天,七十几个乐团,十几个音乐季如大潮般涌来,从理想角度看,这就是中国经济文化发展史的必然规律,令我们无比欣喜。

欣喜之余也倍感压力。中国爱乐虽有开启中国交响乐先河之功,虽有梵蒂冈,罗马议会,柏林音乐厅,逍遥音乐节之光环,虽有上个乐季北美主流媒体“中国爱乐横扫北美”之赞誉, 然唯应脚踏实地,认真做好下一个音乐季。

2017-2018乐季中国爱乐依然是一贯风格,朴素,朴实,庄重,大方,在此无须文字炫染,现场聆听才见真章。

中国爱乐乐团2017-2018音乐季将以一场由驻团作曲家邹野先生改编经典作品的音乐会,向在2017年分别迎来逝世190周年与逝世120周年诞辰的德国作曲家贝多芬与勃拉姆斯致敬。此外,中国爱乐乐团还将在这个音乐季里举行纪念伦纳德·伯恩斯坦诞辰100周年系列音乐会。出生于1918年的伯恩斯坦是20世纪最重要的指挥家与作曲家之一,他的管弦乐作品以及歌剧、音乐剧、芭蕾舞、戏剧配乐和电影音乐等深刻地影响了20世纪后半叶以来作曲艺术的发展。

中国爱乐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余隆将指挥多达8场音乐季交响音乐会,他将率领中国爱乐乐团诠释邹野与陈其钢的新作,以及马勒、巴赫、贝多芬、拉赫玛尼诺夫、肖斯塔科维奇、伯恩斯坦等作曲家的经典作品。作为纪念勃拉姆斯逝世120周年的两场特别音乐会,钢琴家刘孟捷将在连续两晚举行的两场音乐会上分别弹奏勃拉姆斯的第一与第二钢琴协奏曲,与他合作的则是两名新锐“80后”指挥家黄佳俊与黄屹。

中国爱乐乐团的舞台在新的音乐季里将不乏明星登台。小提琴家弗兰克·彼得·齐莫尔曼与马克西姆·文格洛夫在同一个月份内分别演奏贝多芬与陈其钢的小提琴协奏曲,二者之间的“隔空对话”相映成辉;法国竖琴大师夏维耶·德·梅斯特作为当今最富盛名的竖琴独奏家,将揭开这件并不常见的独奏乐器的神秘面纱;明星钢琴家让-伊夫·蒂博戴在时隔五年之后,再次与中国爱乐乐团弹奏伯恩斯坦“焦虑的年代”;“实力派”男高音巨星克劳斯·弗洛里安·沃格特将在与中国爱乐乐团的首次合作中演唱马勒的《大地之歌》;曾在六年前的北京国际音乐节上率领新加坡交响乐团留下令人难忘的瞬间的指挥大师埃利亚胡·殷巴尔将要再次来到北京,指挥中国爱乐乐团演奏布鲁克纳第七交响曲;同样迎来与中国爱乐乐团首次登台的还有73岁的芬兰指挥家、以指挥西贝柳斯的音乐为人称道的列夫·赛格斯塔姆,与他合作的则是中国青年小提琴家杨天娲——两人在年龄与形象气质方面的距离,一定会形成奇妙的“反差萌”。

在这个音乐季里,中国爱乐乐团将完成多部作品的世界首演,其中包括了驻团作曲家邹野改编的勃拉姆斯第一弦乐五重奏与两首歌、贝多芬的“大公”钢琴三重奏、出自理查·施特劳斯《最后的四首歌》中的《晚霞》以及根据苏联著名歌曲改编的大型交响诗《涅瓦河畔的冬日》。除此之外,乐团还将完成陈其钢小提琴协奏曲的世界首演,以及谭盾吉他协奏曲《易2》的中国首演,这部作品曾在2002年荣获第45届格莱美最佳协奏曲大奖。

2017-2018音乐季将是优秀华人音乐家充分展现才华的舞台。钢琴家刘孟捷、张昊辰、袁芳,小提琴家杨天娲、宁峰、黄蒙拉、李沛、林昭亮、胡乃元,大提琴家秦立巍、赵云鹏以及歌唱家于冠群、廖昌永、宋元明、杨洁以及指挥家朱晖、吕绍嘉、杨洋、夏小汤、黄屹、黄佳俊等都可以在这个长长的列表中找到,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有着半个多世纪传奇指挥生涯、新加坡交响乐团的缔造者朱晖先生。而在乐团为少年听众特别安排的一场“六一”专场音乐会里,两位年轻的音乐家俞极与娜米萨·孙也将联袂登台,展现中国音乐事业的青春力量。

2017年11月-12月,中国爱乐乐团将开启“2017亚洲巡演”,赴新加坡、日本与中国台湾举行四场音乐会,为“近邻”国家的音乐爱好者以及台湾同胞带来一套包括邹野的全新作品、圣-桑以及柴可夫斯基的精彩曲目。中国爱乐乐团将在新的音乐季里继续安排“高雅艺术进校园”系列演出,身体力行地践行艺术普及的理想;已经成为家喻户晓品牌的中国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也将在2017年12月31日晚在保利剧院如期上演;中国爱乐乐团音乐厅的建设也正在冲破重重困难,有条不紊地进行中,今年一定破土动工。在新的音乐季里,中国爱乐乐团将在2018年5月迎来自己的第18个生日。在这个特殊的“成人”之年里,中国爱乐乐团仍会继续不断创造惊喜,为每一位听众带来高水平的艺术享受。

我深信,交响乐事业并不存在神话,而在于一代代人的努力为之。担忧交响乐被泛娱乐化的现象不会出现,因为它有着浩如烟海的伟大作品陈列支撑,有代代人杰传承,交响乐以近乎真理的形式存在我们的生活之中。我还相信,不管道路坎坷困难重重,中国爱乐雄风永在,这面旗帜都会高高飘扬。

我们相逢音乐会上。

感谢与中国爱乐一路同行的朋友们。

李南

中国爱乐乐团团长

2017年9月